我们来到外面,兔女孩三三一个人站在那里,一见我就紧紧盯着我。

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估计也吃得不错,脸色比几天前好多了。

她没有凑过来,只是隔着十几步跟在我们后面。

接着,我看见少族长带领着同伴们在刚修好的祭坛边上。

紧跟着,大祭司和国王才慌慌张张地跑过来。

王族和神殿的人齐齐向泰拉瑞雅行礼,泰拉瑞雅没有停步,直接吩咐一声:“你们把安尼莫城打理好,我会回来的!”就上了原本给代表团祭司们准备的科多兽车。

国王和大祭司自齐声应道:“祝神使大人一切顺利!”

我们继续前行,王族和神殿的人继续跟着,兔女孩三三在他们来的时候就躲得远远的,但也一直跟着。

牛头人代表团部准备妥当,包括被泰拉瑞雅提升实力的女祭司中的几个,就这样员上路了。

出门之前,我让博杰去路边买了一大包肉饼带着,因为路上实在不好弄,霸王龙已经能自己找食吃,但也难保碰上四周围找不到猎物的情形……

走出城南门,王族和神殿的人一直送出去很远才停下。

这时候,我意外地发现,兔女孩三三跟了出来。

80后mm的开心婚纱照

她依旧远远的站在几百步之外,亦步亦趋地跟着。

一些王族禁卫发现了她,准备驱赶她,我叫博杰去把她接过来。

“你看……”李奥说,“能跟主角扯上关系的,都不会太简单。”

“随你怎么说了。”我说。

博杰把三三带到队伍里,罗恩城主问我:“这个兔人女孩怎么回事?”

我说:“他的父亲中了黑死蛇毒,我误用治愈术害死了他的父亲,只能收留她了……”

“怎么不留在城里?”罗恩城主说,“城里也有我们的族人可以照顾她的。”

“这孩子有点倔强,”我笑笑说,“认定我了。”

“那好吧,去雷霆城给她好好安顿一下。”罗恩城主说。

“我明白。”我点头。

队伍就这么有准备而又仓促地上路了。

队伍里多了一个三三,少了一些被招揽或者自动离开的冒险者,还有一些伤员,其中以多尔为首。

我回想起来时的情形,想到在这里已经呆了两个多月,心生感慨。

来的时候意气风发,本想着实现自己的目标和理想,可现在,目标貌似实现了,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

数不清的宝物藏在须弥戒指里,身上的能量也有了很大程度的增长,可以说是收获巨大。

打败了少族长,获得了冠军,挫败了赵日天,也算是达成了先前定下的目标——荣归故里。

可是,我没能保护好泰雅,保护好同伴,还连累了这么多的无辜弱者。

我犯下的错,和我的“成就”,完不成比例。

而且,那些宝藏,我原本应该用在兽人族身上,可我现在根本不敢把它们拿出来,也不能拿出来,因为得到它们的只可能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守护者们,平民还是得不到什么好处。

接下来,提升实力解救泰雅、去西边寻求把李奥送走的方法、建立自己的势力,都不是短时进内可以完成的,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将泰拉瑞雅稳定下来,找到合适的机会和理由离开雷霆城,同时,保证家人不会受到牵连。

想到家人,我又猛地想起来,爷爷的寿命已经不多了……

我赶紧问李奥:“保存泰雅的灵魂的方式,可不可怜可以保存我爷爷的灵魂?”

李奥:“有点区别,不过大致可行。”

“太好了!”我说,“太阴石还有一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奥说,“泰雅是主动献祭了自己的灵魂,处在极度虚弱的状态,而且受到献祭誓言的约束,最坏的结果不是转世,也不是升入神国,而是彻底消失!所以,我用的是减缓时间流速的封印,而你爷爷,如果是自然死亡,很可能就会被带到所谓的神国,他是个信仰坚定的萨满,所以神国对他的灵魂有一种牵引的力量,就像是一股无形的丝线,切不断甚至碰都碰不得!”

“那怎么办?”我问。

“除非他自己愿意,”李奥说,“就看你能不能说服他了。”

我犹豫了。

爷爷寿命将尽,这是占卜的结果,不会有错。

可是,谁会忍心家人离开自己?哪怕是升入神国,自己信仰的神明?

但我知道爷爷是很虔诚的,想说服他接受封印,估计比说服他和外公和睦相处一样的困难……

况且,我又该怎么说服爷爷接受一个来自异界的灵魂,心甘情愿的接受封印?

太难了。

我在脑海里想着种种可能,却始终无法找出说服爷爷的理由。

他占卜了自己的寿命,也对回归母神的怀抱,升入神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包括凯特的奶奶在内,他已经送走了好几个村里的老人,其中不乏比他还年轻的,他对待死亡的态度,其实和泰雅一样从容无谓。这原本是让我钦佩的,可现在,我对神明的信念,已经产生了动摇,也妄图阻止灵魂的死亡,这也是一条危险的路……

可是,我要挽回自己心爱的女孩和自己爷爷的生命,有什么错?

我心里越发纠结。

原本该是意气风发、志得意满的归途,变成了一个内心煎熬、满怀踌躇的过程。

天快黑时,泰拉瑞雅让女祭司出来传达消息,要求直接休息,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扎营。

罗恩城主让大家停下,很快的,泰拉瑞雅就直接出来找食物。

罗恩城主赶紧让人奉上食物,泰拉瑞雅也不客气,直接吃了起来。

她吃了比我还多的食物,那是泰雅五天都吃不完的分量,边吃还边说:“凡人真是麻烦,需要依靠这些低级的能量源……”

“越来越觉得这些生活在神界的家伙像一群科技先进的外星人……”李奥说,“无论是降临的方式还是透露出来的细节。”

我曾经从李奥的话里分析地球的各种细节,这几天我也从泰拉瑞雅的话里,对神国有了大致的猜测。

众神都有自己的神国,大地母神作为主神,是兽人神系的核心,相应的,精灵和人类也有自己的神系,还有不少游离在三个神系之外的独立神,其中有善良的、中立的、邪恶的,各种奇怪的神明。

神国里有神明的神殿和神座,周围生活着侍奉神明的圣徒,圣徒是地上信徒的灵魂被接引上去的,那些灵魂经过特殊仪式打上信仰的烙印,继续生活,就跟在地上一样,且更加幸福。因为那里没有饥饿病痛,没有灾祸苦难,每天只需要不太辛苦的劳作和虔诚的祈祷。

当然,圣徒当中的佼佼者,那些生前就是强者的战士或者祭司,也就是所谓的英灵,则继续为神明战斗,战斗的对象是其他神系的圣徒英灵,还有那些邪恶神灵本身及其信徒……

不过,从泰拉瑞雅和艾露菲恩的战斗来看,她们似乎并不是特别害怕死亡,一来是她们只将灵魂的一部分投影到人间来,实力打了折扣,但死了也不可惜,二来,似乎在神明之间的战斗中,信徒也不会完死去,因为那个烙印会给他们复活的机会……

关于复活这一点,我很感兴趣,泰拉瑞雅只是在和罗恩城主聊起班图家族的时候提过几句,再加上李奥从地球带来的知识,大致推断出这种神奇的复活方式。

死后还能继续复活,为神明征战,其实在神殿或者神庙的书籍里也提到过,不过我以为那只是故事,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人间的祭司如果愿意付出巨大代价,也能做到,只是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殊荣。

想到复活,我又想起泰雅和爷爷,更是纠结。

对于神国,对于神明和神使,以及那些圣徒,我的猜测并不比对地球的了解多多少,而且,在灵魂空间我见过李奥创造的地球景象,就算不能信,也可以大致比较一下,神国应该和地球的样子有相似之处,且不会那么拥挤……

泰拉瑞雅吃完之后就休息,大家自然也生火做饭,但都小心地不敢弄出动静来。

一些人想喝酒,又被少族长阻止。

这时候,我已经看得出这些人明显的不满,只不过罗恩城主在场,他们更加规矩。

比赛都结束了,结果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都没能在兽人族的首都安尼莫城喝上一顿酒,说出去都有些丢人……

况且,他们喝不到少族长的喜酒,更是又遗憾又可气。

扎营的时候天色才开始暗下来,其实再走一段就有小镇,可以补充一些更好的食物,结果大家不得不停下来,肚子里的怨气既不能冲族长发,更不能冲神使大人发,少族长就成了首要目标了。

看来,李奥说他会“离心离德”也是有原因的,不过,单单是这么一点怨气,倒也不至于威胁少族长之位。

至于剧情会怎么安排,老实说,我不想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牛头回忆录》,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