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蒙蒙亮,睡梦之中的小豆子听到公鸡打鸣的声音睁开眼睛。

打了个哈欠从帐篷里爬起来,不过因为没睡饱眼睛还是眯着的,迷糊之间撞到了一个人,他眼睛都没懒得睁开含糊地说道:“对不起啊!”

一道严厉的声音响起:“看看这像什么样子,还不赶紧去洗漱。”

小豆子没听到过这样的声音,忍不住抬起头,结果看到对方的脸,睡意瞬间没了:“你、你是谁啊?”

符景烯觉得他表现还不错,换回了原本的声音:“半个时辰以后我们下山,在这段时间你将脸上的东西洗干净再换一身衣裳。”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小豆子仿若见了鬼一样:“你、你……”

符景烯原本样貌非常出众,人也温文儒雅,见过他的人都不会忘记的。可现在却是五官平平皮肤黝黑,还一脸的愁苦相。可以说,与原先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了。

“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赶紧将脸上的东西洗掉。”

小豆子瞬间就明白了,原来这人是易了容。这可比他往脸上涂抹东西要高级多了。

等小豆子将脸上的东西洗掉以后,老八笑着说道:“长得还挺标志的,就你这模样长大以后不愁娶不到好媳妇。”

小豆子忍着憋屈问道:“他们呢?”

从醒来他就没看见柯衡他们一行人,也不知道这些人去哪儿了。

蓝天下有位佳人如此纯真

符景烯淡淡地说道:“这不是你该关心的。好了,将包裹里的衣裳换上我们进城。”

小豆子解开包裹看到里面放着一套裙子,脸色顿时铁青了。

“我死也不穿这个。”

这套裙子是猎户女儿的,符景烯无意之中见到就要了过来。符景烯淡淡地说道:“死,或者穿。”

小豆子憋屈地将裙子穿上了。

老八看到小豆子穿裙子的样子哈哈直笑,说道:“你皮肤白五官长得也好,穿上这么一身没人会怀疑你是个小子!”

小豆子不愿搭理他,蹲在地上画圈圈。

符景烯冷冷地说道:“等会好好走路也尽量不要开口,要露了破绽我杀了你。”

小豆子是个怕死的人,听到这话垂着头道:“知道了。”

下山的时候小豆子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他问了老八:“你们有路引跟身份文牒吗?没有那东西,官府的人一查就知道我们身份有问题了。”

别看她小,但混迹底层所以知道的东西也多。

老八说道:“这个不用你操心,你只需将我之前说的都牢牢记下。还有别露了怯被人看出端倪,不然你小命不保。”

三个人进了县城后随便找了一家面馆,符景烯一边吃一边侧着耳朵听人说话。可惜,没人谈起太孙的事。而两个大人一个小女孩,这样的组合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

吃了面符景烯与老八去了车行买了一辆马车,随后又去购置了一些干粮,然后就出了城。

符景烯跟老八两人都会赶马车,两人轮换着来。

轮到符景烯赶马车时,小豆子小声问道:“三叔,我还以为咱要走着去天津呢!”

“做生意失败落魄了,这并不表示他连马车都买不起。”

小豆子笑着说道:“是我的错,我小瞧了你们。”

坐马车可比走路快了许多,一天时间就走了一百八十多里路。当然,这是马状态不错的情况下。

天快黑了正好看到路边有家客栈,符景烯就带着两个人去投宿了。

这客栈并不到,一楼只六张桌子二楼瞧着也只有寥寥几个房间。老八上前问了老板:“还有没有房间?”

虽然老八说的是官话,但却带着浓浓的洛阳口音。老板笑着说道:“房间有的是,你们尽管挑。”

“要一间屋。”说完,他就将身份文牒跟路引都取了出来。

定下房间老八又点了饭菜。不管是房间还是饭菜他都是捡最便宜的,这些足以看出他们手头不宽裕了。

符景烯从进客栈就没说话,饭菜上桌就埋头吃,吃完以后他们就准备上楼休息。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群人从外头进来了,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是商队了:“老单,还有房间没有?”

“厉爷你来了,快,快请坐。”掌柜的亲自上门招呼,说道:“放心,房间都给你们留着呢!”

话落,掌柜的亲自端了下酒菜上来:“厉爷,今日怎么这么晚啊?”

这位厉爷摆手道:“别提了。小叶岭那边死了人,我瞧着可怜就让两个护卫将他们收敛了送去衙门。”

单老板有些诧异,小声问道:“死了多少人啊?”

符景烯却是心头一动,竖着耳朵听起来。

这位厉爷叹了一口气说道:“死了四个人。坐在马车内的年轻公子,他的尸体被人刺了个对穿整个马车都是血。另外三个有一个瞧着像是管事,另外两个看着像是家丁,也不知道是什么仇,竟下此毒手。”

“奇怪的是除了那位年轻公子胸口被刺了对穿,其他三人都是一刀毙命。”

单老板非常担心,问道:“会不会是劫匪所为?”

厉爷摇头说道:“洛阳这一地的土匪没这么凶残,而且那年轻男子手上的金戒指以及胸前的怀表都没被拿走。”

钱财都不要那就不是劫匪所为了,单掌柜的有些纳闷了:“不是劫匪那会是谁?”

这位厉爷没回到他的话,而是说道:“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了许多的陌生面孔,老单你可要当心。”

他心里隐约有猜测,只是祸从口出所以只是委婉地提醒。

老八跟符景烯进了屋后,压低时声音说道:“大哥,你说这几个人会是谁杀的?”

符景烯看了一眼外面,然后以只两个人的声音说道:“必定是那些人所杀了。”

“为何如此确定?”

符景烯说道:“年轻公子被放干了血其他人一刀毙命,哪有那么多巧的事。”

见他还待说,符景烯说道:“从今日开始只听只看不说不问,不然会露了马脚的。”

这些老八自然知道,他一脸忧心地说道:“大哥,我就是担心太孙的安危。这些人摆明了是要置太孙与死地,他真的能顺利回京吗?”

符景烯淡淡地下说道:“放心吧,太孙肯定能顺利回京的。”

小豆子见两人在说他听不懂的鸟语,爬上床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