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有悍妻怎么破

易安知道清舒想担任女子监察司司长的,她怕清舒心里有疙瘩解释道“清舒,现在已经成为天下女子的标杆,所以不能离开官场。的位置坐得越稳,才能让那些老家伙松口让自家的姑娘入仕。”

有些家族里男丁没有出色的,可因为社会的局限性哪怕家里的姑娘非常出色也从没考虑让她们撑起家族的重任。可清舒的成功让这些人动摇了,只是朝廷没动静他们也还在观望中。

清舒笑着说道:“这件事我在回来的路上也想过,只是没有两的法子,这样再好不过了。”

她心里清楚,想找个有能力的胜任女子监察司司长的人容易,但要找个替代她成为户部侍郎的女子却没有。

易安点头道:“明白就好。对女子监察司已经有了初步的构思,可以与兰诺好好交流下。”

若是其他的事请兰诺出山她是不会答应的,但这事关天下女子念书的大事,加上菏泽的事也让她震惊所以一下就松口了。

清舒点头道:“我出宫后就去找她。”

“再休息三天,三天后回户部述职。”

清舒笑着说道:“皇后娘娘,我已经答应福哥儿这些天都会在家,等他府试完才回户部。皇后娘娘,可不能让我食言。”

易安笑着道:“好吧,这次就给破个例了。”

其实她为清舒破了很多次例了。

短发格子衬衣学妹清纯照

清舒一出宫就去找兰诺,然后她将自己拟定的初步的章程交给兰诺。不过时间紧迫,这个章程还是有许多不足的地方。

兰诺接过去看了下非常高兴,乐呵呵地说道:“我正在琢磨着该从哪着手,这可是及时雨啊!”

清舒有些内疚地说道:“先生,这么大年岁还要来操劳这些事真是对不住了。”

这话兰诺就不爱听了,板着脸说道:“什么叫我这么大年岁了?我还年轻身体也好着,能干个十年八年。”

兰诺今年六十五岁了,不过她一向注重保养身体很好。她当年从文华堂退下来并不是身体不好,而是年岁到。另外在文华堂当差那么多年,也想停下脚步休息下。只是忙碌惯了,真要停下脚步也不习惯。这次被皇后委以重任,她是干劲十足的。

清舒失笑,说道:“是,先生老当益壮还能干十年二十年。先生,等女子监察司成立了,咱们得那让下面的人好好关注那些孩子。若是能找到几个像郁欢这样有着天赋特长的孩子,那是有益朝廷的好事。”

兰诺点头道:“这个想法很好。文华堂本的特长班,这些年就没好好利用,等女子监察部成立了咱们可得好好利用起来。”

文华堂的特长班都留着给关系户开后门了,所以也没培养出什么得用的人才了。不过以后若是用好了,还是可以给朝廷培养一批栋梁之才。

两人聊了一会就到中午,清舒也就留在兰家用饭了。

吃过饭清舒就要走,兰诺舍不得说道:“难得过来一趟咱俩好好说会话,等吃过晚饭再回去。”

清舒笑着说道:“我现在要去祁家看望我姨婆,她老人家上个月就到了一直念叨着我。”

兰诺闻言没在拦着了,说道:“那去吧!”

到祁家时祁夫人亲自出来接她,亲切地拉着她的手说道:“清舒,可算是回来了,姨婆啊天天念叨,念得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清舒都有些受宠若惊,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热情的接待。不过她也知道原因,当下笑着说道:“舅母,跟姨婆身体可都还好?”

“好,都好,就是惦记着。”

走到主院,清舒就听到祁老夫人那洪亮的声音:“清丫头怎么还没到呢?别是糊弄我吧?”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太祖母,咱们糊弄谁也不敢糊弄啊!太祖母,别着急,祖母跟清姑姑很快就会到的。”

掀开帘子,清舒进了屋就扬声教导:“姨婆,我来看了。”

将清舒拉到身边,祁老夫人认真端详了下后说道:“瘦了,气色也不好,以后啊别在往外跑了。”

清舒笑着说道:“养几天就好了。”

祁夫人在旁说道:“娘,清舒做的都是好事。这次去菏泽就揪出了许多的害群之马,娘,咱可不能拦着她。”

清舒有些讶异地问道:“舅母是怎么知道的?”

祁夫人笑着说道:“京城都传遍了,说菏泽女学倒行逆施让学生们学《女戒》《女则》等禁书,目的是要那些女子像前朝的女子那般遵三从四德。清舒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我去参加宴会,每次提起这事大家都骂。”

能不骂吗?谁没有女儿了,让自己娇养大的女儿到夫家去当牛做马谁乐意,这件事那些夫人太太都站清舒这边的。

清舒听到这事很高兴,说道:“大家不赞同就好。”

这证明先辈们之前的努力都没有白费,大家的思想还是发生了改变。不像前朝不仅男人,就是许多女子也教导自己女儿该遵三从四德。没办法,大环境如此不这么做只死路一条。

其实就是当下那些落后的地方也还是这种思想,好在京城等繁华富庶的地方在百年的潜移默化还是有很大的变化。

祁夫人说道:“当然不赞同了。谁家没有女儿,就是没生女儿将来也会有孙女,哪愿意自家的孩子去别人就被薄待了。”

前朝的那些女子也是没办法,整个世道都是如此,一个人不可能对抗整个世道。可现在不一样了,虽还不能与男子平起平坐但总归也有一定的自由。最简单的就是遇到个狼心狗肺,状纸递到官府就能一拍两散,而不用留在夫家受苦受难。

祁老夫人疑惑地说道:“们在说什么,什么被夫家的人薄待?”

“前几天跟姨婆说了,估计又忘了。”

与清舒说完这话,宗氏又好脾气地将菏泽女学的事重新说了一遍:“娘,清舒做的这是好事,咱们得支持她。咱女人也是人,不是阿狗哪能什么都由着男人。”

什么狗屁的在家从父,要父亲是个混蛋也听从?那不是让自己往火坑里跳。律法都说父不慈子可以不孝,这些人竟倒行逆施实在可恨。

祁老夫人听完后连连点头,说道:“清舒,这事做得对。这些看不得女人好的,就该都抓起来关进监狱去。嗯,下辈子也让他们投胎为女人,然后被夫家虐待。”

前面那句话正常,但后面那句话,嗯,有点小孩子气了。